相关文章

煤化工废水距离零排放还有多远

    8月11日,在2014第三届全国蒸发及结晶技术大会上,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韩洪军在会上说道,“煤化工建设能不能往前走,要依靠蒸发结晶技术的创新。”东华环境工程公司总经理李强也提出,“正因为有了零排放,煤化工废水处理才需要蒸发结晶”。

   “十一五”国家批准的煤制天然气有4家,大唐克旗、大唐阜新、新疆庆华及内蒙古汇能。目前,这4家企业均没有通过环保部门的环保验收。韩洪军教授在会上说道,“国内还没有煤化工废水处理的示范工程”。

   自新环保法颁布,煤化工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,浓盐水作为除尘洒水、依靠烘干设备烘干等传统做法已不被行业接受,而蒸发结晶出的杂盐需作为危险固体废弃物进行危废处理成本过高。对每年产生3.0-5.0万吨危废物质的企业而言,按国内现行管理办法,危废处置成本约2000元以上/吨,占蒸发结晶总费用60%以上。

   由于废水处理零排放及高浓盐分离结晶难题等原因,煤化工项目的审批受到限制。高含盐水无论采用蒸发塘,还是蒸发结晶设备,产生的掺杂酚类有机物的结晶杂盐的处置问题无法解决,只是把难题拖后。

   因此,煤化工浓盐水的成熟、妥善处理工艺成为零排放是否实现的瓶颈问题。

   石家庄工大化工设备有限公司副经理武彦芳认为,通过多效蒸发结晶工艺,可直接实现盐的分离提取,系统中蒸发出来的水100%回用于生产,无外排,结晶出来的单盐或复盐可以作为工业原料出售,或者作为资深工艺生产需要回用,剩余少量混盐作为固废另行处理,有效解决煤化工废水近零排放问题。据了解,这项技术还没有进入试车阶段。

   威立雅水处理技术有限公司亚洲区业务发展经理王燕提出,目前大部分所谓“零排放”只停留在蒸发阶段,并非真正的零液体排放,真正液体零排放的关键在浓盐水处理,对煤化工而言,浓盐水处理最实际的办法就是结晶。在国内一般固废和危废的价格差别很大。如果是一般固废,分离盐的成本比填埋要高得多;如果是危废,处置价格很高,应考虑提取NaclNa2So4,将危废减量80%。